首页 总会简介 新闻 关注 文化 委员会 侨眷 科技 图片 视频

地方

旗下栏目: 机构 项目资金对接 传媒 地方

以色列创新产业投融资生态圈概览

来源:未知 作者:郝富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01
摘要:2019年7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创新指数,以色列不但综合排名跻身前十,而且创新体系、研发人员、研发强度、企业研发人才、信息通信服务出口、移动APP开发等6个指标高居榜首,专利家族、产学合作等2个指标位列第二。 作为蜚声国际的

 

    2019年7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创新指数,以色列不但综合排名跻身前十,而且创新体系、研发人员、研发强度、企业研发人才、信息通信服务出口、移动APP开发等6个指标高居榜首,专利家族、产学合作等2个指标位列第二。

 

      作为蜚声国际的“创新国度”,以色列的创新产业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高效运行体系,既有配套丰富的国家创新产业支持政策,也有多层次的风险资本市场;既有众多备具创新基因和企业家精神的初创企业,也有产学研紧密结合的优质高等院校和技术转移机构。其中,作为“从0到1”不可或缺的“点火器”和“助推器”,以风险投资为代表的投融资生态圈,是以色列创新体系中最具活力的关键因素。

 

一、以色列创新领域投融资生态圈一览

 

(一)成长历程:从种子到独角兽

 

      种子轮(Seed Round)。创业项目大多停留在理论和构思阶段,即所谓的“PPT项目”,甚至仅仅是一个想法。其中,商业模式构思相对成熟、有初步市场调研的项目,将更容易从构思变成可行性方案,构成种子轮的融资条件。种子轮风险过大,机构参与力度很小,有人戏称这类投资者都是所谓的“3F”,即Family(家人)、Friend(朋友)、Fool(傻瓜),也会有天使投资人介入,融资金额一般小于100万美元。

 

      天使轮(Angel Round)。创业项目一般建立了核心团队,形成较为可信的商业模式,产品初具雏形,甚至产生一定的营业收入,积累了一些种子用户,取得了一部分可以证明其商业模式的用户数据。天使轮的投资者趋向专业,一般为职业天使投资人或投资机构,融资金额一般小于500万美元。在获得天使轮融资后,初创企业一般会拓展局部市场,进一步验证商业模式

A轮(A Round)。初创企业已经拥有较为可靠的产品和一定数量的核心用户,虽然此阶段很可能无法做到收支平衡,但是盈利模式清晰完整,可以通过较丰富的用户数据验证,且在领域内拥有较好口碑或预期。A轮的风险已经被大大降低,投资者一般为专业的风险投资机构(VC),融资金额一般小于2000万美元。获得A轮融资后,很多初创企业会开始“烧钱”,即通过迅速扩张,复制成功模式,实现质的飞跃。

 

      B轮(B Round)。企业通过A轮融资获得快速发展,逐渐步入成熟阶段,应用场景和覆盖人群明确,在领域内形成一定优势,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开始盈利。B轮的投资者通常不但包括A轮已经入局的风投和新的风投,同时也会有私募基金(PE)开始介入,融资金额一般小于1亿美元。完成B轮融资后,企业一般会进一步抢占市场、展开新业务、拓宽新领域,巩固其行业领先地位。

 

       C轮(C Round)及以后轮次。企业已经非常成熟,具备行业领导地位或巨大影响力,市场占有率高,盈利能力或预期十分突出,但还需要进一步整合行业资源,与主要竞争对手争夺市场。一般而言,C轮是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主要作用是为了给上市定价,投资者以私募基金为主,细分领域龙头也会吸引产业战略投资者的布局,融资金额一般大于1亿美元。此后,部分公司或选择继续进行D轮及以后轮次融资,或选择直接进入上市筹备(Pre-IPO)和正式上市(IPO)阶段,早期投资者开始“摘果子”。

 

       独角兽(Unicorn)。取“有价值且罕见”之意,指成立时间较短,但估值大于10亿美元,且未上市的创业公司,一般已经进入C轮以后融资阶段。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以色列独角兽数量7家、整体估值86亿美元、平均估值10.75亿美元。从行业分布来看,以色列独角兽绝大多数都是科技驱动的,比如数据存储公司 Infinidat、机器视觉公司 OrCam;即使属于广告、内容领域的Taboola、Outbrain、ironSource等公司也有大量的推荐引擎、算法、大数据等技术;从投资方来看,大多是来自以色列本土和美国的风投和私募,如本土知名机构 Viola Ventures就投中了Outbrain和ironSource,而且几乎是早期阶段唯一的投资人。

 

(二)接力前进:从天使投资到私募基金

 

      天使投资(AI)。取“从天而降,实现理想”之意,一般是拥有一定财富的个人或者机构,对认为具有发展潜力的初创企业进行的直接股权投资,介入阶段一般在种子轮或天使轮。以色列的天使资本主要有四个来源,分别是大型科技公司或跨国公司的高管投资者、传统意义上的富翁、天使投资基金和政府创业基金。当创新设想还停留在笔记本上或脑海中时,几乎不可能获得风险投资的眷顾,天使投资则在此时充当起先锋角色。由于介入阶段过早,项目前景确定性过低,天使投资一般对单个项目投资金额较小,采取“广泛撒网”的分散投资方式,而一旦命中优质项目,回报率也将是几种投资主体中最高的。

 

       风险投资(VC)。风险投资机构对项目的介入阶段晚于天使投资,所投的通常是一些中早期项目,即A轮或B轮。此阶段的项目经营模式相对成熟,一般有用户数据支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且盈利能力强,在获得资金后进一步开拓市场可以继续爆发式增长。对初创公司而言,这个阶段需要的资金量较大,个人投资者很难负担,机构投资介入成为必然,而风投机构的介入也有助于快速提升企业价值,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为后续融资奠定基础;对风投机构而言,初创企业战略所隐含的关键性的假设通过市场已经有所验证,此时可以对项目进行理性的分析,并能够对面临的风险进行相对准确的评估,这就有了机构化投资的基础。因此,风投一般都是以基金的方式实行机构化运作,会根据行业分析、竞争优势和壁垒、创始团队搭配、业务数据、产业上下游等各方面综合考量,投资额一般在千万美元量级。例如,以色列的知名风投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JVP)在过去25年里共投资了120多个项目,已有12家被投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平均回报率高达50%以上。

 

      私募基金(PE)。私募基金介入的通常是B轮以后阶段、具备上市基础的成熟公司。对于这个阶段的企业而言,已经能够从市场上可持续地获取经济资源,短期内不再面临生存问题,融资往往是着眼于长期战略或者产业资源整合,因此不仅仅需要能出钱的投资者,更需要投资者具备一定的产业背景或其他资源,以协助企业顺利完成其目标。对于私募机构而言,目标企业自身拥有的经济资源已经较多,尽管投资金额较大,但通过对赌、回购等契约条款能够基本锁定风险,亏损概率较小,其投资目的主要就是在较短时间实现相对稳定的低风险收益,图的是快进快出。投资策略上,往往根据行业分析发现具有上市潜力或者有被兼并收购可能性的公司,成功入资后,发挥资源优势,促进标的企业上市或被收购,实现退出并获得回报。如果说天使拼的是眼光,风投拼的是判断,那么私募拼的就是资源。

 

       需要注意的是,在实际情况中,各融资轮次及其参与者并没有明确界限,会有初创企业跨过种子轮和天使轮,直接进入A轮,也会有企业在C轮后还进行DE甚至F轮融资。纵观整个过程,对于融资企业而言是借助资本、成长壮大的过程,对于不同投资方而言是一个接力助推、分享收益的过程:风投接天使的盘,私募接风投的盘,最后通过上市或并购实现退出。

 

(三)社会力量:从孵化器到加速器

 

       孵化器(Incubator)。服务的对象以种子期企业为主,在企业从无到有的过程中起作用,孵化时间相对较长,通常按年计算。孵化器为创业企业提供场地和相关的基础配套服务,通过提供一系列计划提供符合初创企业需求的服务和资源,目标是为社会创造就业机会、提升社会的创业氛围、吸引并留住企业、扶持并加速本地产业的发展、增加本地经济发展的多样性,因此以非营利性机构为主。在以色列,几乎所有的孵化器都是非营利性,直接受以色列创新局支持,每年筛选1000家左右的初创企业,给予初创企业在稚嫩阶段的生存机会。

 

      众创空间(Creative Space)。广义上的众创空间包括联合办公空间、创客空间、创业咖啡馆、创业社区等多种形式,在以色列最为常见的形式是联合办公空间(Co-working Space)。联合办公空间主要为创业者提供共同工作的空间,也是一个社群平台,与常规办公空间的差异在于办公者来自不同的组织,大部分是自由职业者、旅行出差者或小型工作团队,其特点在于将办公空间的租用时段分散化,办公设施共享化,降低创业者的硬件成本,并有利于促进互动交流。联合办公空间侧重于为有需求的个人或团队提供场所和设施,通过场地费或会员费取得收入。以色列知名的众创空间有WeWork、ASK等。

 

      加速器(Accelerator)。服务的对象以成长期企业为主,在企业从小到大的过程中起作用,加速时间相对较短,通常按月计算。相对于孵化器而言,其服务对象为成长企业的特征决定了加速器的功能及其服务内容具有更加专业化、市场化和知识化的特点,即在较短时间内,以密集的培训、导师辅导为模式,帮助参与的创业企业不断打磨完善、设计商业模式、项目路演等,利用自身人脉资源,为创业企业和大客户牵线搭桥,快速地输出以获得资本的青睐。加速器一般会向参与的公司投入资本,要求得到部分股权,而多数孵化器不会要求作出此类的财务承诺。以色列知名的本土加速器有Innovation、TheTime等。

 

(四)国家后盾:从政府基金到创新局

 

      政府基金(Government Fund)。在20世纪90年代初,以色列创新企业既缺乏资金支持,更缺乏企业管理和市场开拓能力,因而大量倒闭。而当时以色列风险投资极少,国外基金因惧怕风险太大和当地缺乏风险投资人才等原因不愿涉足以色列。在这种市场失灵的情况下,1993年以色列政府本着“共担风险、让利于人、甘当配角、合同管理、及时退出”的原则,拿出风险资金1亿美元设立YOZMA基金,并发挥基金的引导作用,引入国际知名风险投资公司,采用有限合伙的形式设立多个子基金,通过杠杆放大对创业企业的资本支持。1998年后推行YOZMA基金的私有化改革,通过拍卖和转让股份的方式撤出全部国有资本,建立风险投资市场开放竞争和法律保障的良性机制,逐渐形成了本土机构和境外机构投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促进了中小企业的资本融资。此外,以色列政府还设有早期种子基金计划(TNUFA)给个人创业者提供资助,助其建立产品原型、注册专利及规划商业蓝图等;种子基金计划(HEZNET),支持设立技术型创新企业并与之共同承担投资风险,企业在一定时期内随时可以回购政府的股本。

 

      以色列创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以色列创新局归口管理政府支持的孵化器,采用私有化制度,跨国公司或本国企业都可投标运营以色列孵化器,经过创新局遴选和批准,可获得一个8年的运营周期。创新局与孵化器通过合同明确双方权责,但不在孵化器董事会派驻代表,不干预孵化器的管理。目前,以色列创新局支持的孵化器有20多个,孵化项目主要集中在信息通信、医疗器械、清洁能源和农业、生物技术和制药、机械和材料等领域。孵化器基础设施投入全部由政府承担,每个孵化器一般同时孵化8至12个初创企业,每个项目的孵化周期通常为两年。初创项目首先需要通过孵化器筛选,然后再由孵化器向创新局申请,经过创新局评审委员会核准后,方可进入孵化器。项目所需经费由创新局和孵化器共同出资,创新局投资项目经费的85%,不占有企业股权;孵化器投资其余15%,可占不超过40%的股权。本着采取“风险共担、收益不共享”的原则,如果孵化企业失败了不需要偿还创新局投资,企业孵化成功有了市场销售后,每年以销售额的5%归还直至完毕。此外,创新局还设立了多项创新计划,为研发活动提供资金补助。

 

二、以色列创新领域投融资动态趋势分析

 

(一)规模和轮次分析

 

      从投资规模来看,2018年度以色列高科技行业共获得64.74亿美元的投资额,同比增长17%;但623笔交易笔数为近5年来最少。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度64.74亿美元的投资金额虽然相比2013年度的29.54亿美元翻了一番,但近6年的年度交易笔数始终在600笔左右,对应的平均单笔交易额从2013年度的517万美元上升到1040万美元,体现了虽然投融资额逐年上升,但贡献并非来自于培育出的获投企业数量增加,而是单笔估值的“水涨船高”,市场整体规模或已触及“天花板”。 

 

      从投资轮次来看,2013—2018年度期间,A轮交易最为活跃,每年保持在200笔上下;随后是种子轮、B轮和C轮以后轮次,每年约100至150笔;最后是C轮,每年在45笔上下;投资金额方面,C轮以后轮次占比最大,每年保持在35%左右;随后是A轮、B轮和C轮,均在20%左右;最小的是种子轮,每年在4%左右。近6年来轮次统计数据的突出特点是稳定性,每年的各轮次交易笔数波动极小,交易金额虽然逐年增高,但各轮次金额占比同样保持基本稳定。

 

(二)行业类型分析

 

       2013—2018年度期间,以色列投资领域中的主要高科技行业有信息技术和企业软件、生命科学、互联网、社交、清洁科技、半导体等。其中,信息技术和企业软件行业投资持续增长,从2013年度的101笔(5.12亿美元)上升至2018年度的251笔(30.44亿美元);半导体行业投资笔数稳定在每年10笔(2亿美元)左右;但生命科学、互联网、社交、清洁科技行业投资笔数总体下降,从2013年度的130笔、101笔、101笔、51笔分别下滑至126笔、90笔、52笔和36笔,投资绝对金额虽然没有下降,但在科技行业总体投资金额翻倍的情况下,相对占比大幅缩小。因此,近6年来以色列高科技领域投资的增长,主要来自信息技术和企业软件行业的贡献。

 

(三)投资者类型分析

 

      从参与笔数来看,2013—2018年度,以色列科技行业投资交易中最重要的参与者仍然是风险投资,年均参与交易笔数在400笔左右,但年度波动较小,基本没有增长;个人投资从245笔增长到444笔,增幅达81%,并在2018年度首次超过风险投资笔数;私募基金从96笔增长到161笔,增幅68%;企业战略投资从66笔增长到112笔,增幅70%;企业风险投资从44笔增长到104笔,增幅136%;孵化器/加速器投资从27笔增长到46笔,增幅70%。可以看出,机构化的风险投资在以色列已经基本步入成熟阶段,虽然仍是市场主流,但增长潜力有限;其他类型投资者增长迅速,尤其是个人投资和来自企业的风险投资,仍有较大想象空间。

 

      从平均每笔交易的投资者构成来看,2018年度平均每笔交易中有2.59个风险投资、1.84个个人投资、1.36个企业风投、1.4个私募基金,占比分配相较2013年度变动较小。

 

      从交易金额来看,2013—2018年度,风险投资从11.61亿美元增至21.78亿美元,增幅88%;私募基金从3.25亿美元增至10.01亿美元,增幅208%;个人投资从2.75亿美元增至6.86亿美元,增幅150%;企业战投从2.09亿美元增至5.57亿美元,增幅167%;企业风投从2.45亿美元增至5.61亿么有,增幅129%;孵化器/加速器从3800万美元增至7500万美元,增幅97%。交易金额数据同样显示出风险投资的增幅低于平均水平。

从投资者国别来看,以色列2017—2018年度的前五大投资来源国保持稳定,分别为美国、以色列、英国、中国和德国。其中,美国资本规模长期位居榜首,在外资中一家独大,并在2018年度以35%的占比超过以色列本土的30%;英国、中国和德国资本虽然位列其后,但体量悬殊,分别仅占3%-5%;中国资本在2018年度对以投资2.66亿美元,是其第三大外资来源国。

 

(数据来源:IVC Research Center) 

 

 

责任编辑:郝富强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