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会简介 新闻 关注 文化 委员会 侨眷 科技 图片 视频

养生

旗下栏目: 交流 非遗 养生 访谈

享老产业和享老主义的社会需求及其发展模式

来源:山西新闻网 作者:贺江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0-14
摘要:作者:贺江 北京东方大学国际旅游学院客座教授 阳光助学工程专家学术委员会委员 从养老到享老的观念更迭将催生享老主义及其产业的社会需求和迅猛发展,但凡聆听或看到过何锡瑜教授对享老产业发展新概念的论述,都觉得这是一种全新的观念,是对传统观念的更迭
作者:贺江
北京东方大学国际旅游学院客座教授
阳光助学工程专家学术委员会委员

  从“养老”到“享老”的观念更迭将催生享老主义及其产业的社会需求和迅猛发展,但凡聆听或看到过何锡瑜教授对“享老产业”发展新概念的论述,都觉得这是一种全新的观念,是对传统观念的更迭和升华,受众都会产生一种由衷的共鸣和高度的共识。如果说养老主要是家庭的责任,安老在一定程度上是政府的责任,那么,享老则是当代老年人崭新的生活态度和追求的生活方式。何教授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领悟了中国养老事业一个最新的理念,更感觉到这将会催生当今最有前途的一个朝阳产业。何教授的论点强调的是:“养老”一词有较强的被动性,更倾向于被供养,但每个老人都有过青壮年时期,在这一时期内为家庭、为社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当他们迈入老年阶段,不应该被看作是一种负担,一群需要被社会和家庭供养起来的人群,他们理应该享受自己一生辛勤劳动的成果。

 

何教授提出了关于老年人的社会定位、人生待遇和晚年幸福的社会问题,概括起来说就是一种创新的“享老主义”观念,这种观念能促进社会的高度和谐,因为这种观念颠覆了中国几千年传统的“孝道文化”。何教授认为:一个“养”字,制约了中国养老产业的升级发展。“享老”的新概念,将把中国养老产业推向一个崭新的时代。从“养老”到“享老”,是一次颠覆性的社会意识变革。从精神文明的高度来说,“享老”的观念摒除了老年人“被供养”的被动心里障碍,使老年人在人格和尊严上得到更好的自我肯定和社会尊重。如果从物质文明的角度看,只要有一个能满足老年人舒适愉悦的生活环境,人性化的专业侍候体系,智能化的专控服务体系,便利性的特色产品体系,就能够大体满足老年人的“享老”需求。以上目标通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使之不断改进和完善,逐步形成完善的配套服务体系和系列化、规模化的产业链,那么一方面既解决了儿女们的“后顾之忧”,使他们能安心地投入自己的事业和工作;另一方面,又能很好地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这一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减轻国家的负担。如果从产业发展趋势来判断,这将是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为全社会谋福利的“产业革命”,将形成一个前途无限光明的朝阳产业。为此,何教授系统地提出了享老产业的八大开发模式,它包括:

1.社区享老产业

2.居家享老产业

3.享老康体疗养产业

4.享老旅游度假产业

5.智慧享老产业

6.享老金融服务产业

7.享老地产产业

8.享老文化产业

并对这八种“模式”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说明。作为中国享老产业未来的受益者之一,笔者将从“享老主义”的社会需求和“享老产业”的发展趋势这两个方面,简析“享老主义”的优越性和核心价值观,展望“ 享老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和广阔前景,详尽阐述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智能化专控服务体系、“夕阳红”文化展示平台以及享老社区服务模式”,力争得到全社会更多有识之士的理解和支持,尽早实现何锡瑜教授倡导的“享老产业”的中国梦。

一、享老主义的精神文明高度

“享老主义”,源自何锡瑜先生的“享老产业”新概念,顾名思义,就是让老年人应该“享受生活,享受他们自己一生辛勤劳动成果”的主张。在当今中国社会,特别是在大中城市,物质文明日渐丰富,而精神文明相对匮乏,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而“421家庭养老”模式不堪重负的情况下,“享老主义”应运而生,已上升为国家关注的问题,是全社会的责任和义务,更是党和政府的政治任务。所以说:“享老,是当代,也是未来老年人的生活态度及生活目标”,这就是“享老主义”的精神文明高度。

(一)“养”和“享”的本质区别

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当然,从现代社会文明的角度,孔圣人这种观念难免有些偏差,在中国三千多年之久的封建社会,男人耕读入仕途,女人桑织传宗接代,故女性地位低下就可想而知了。夫子所说的“小人”,是指专善于阿谀奉承、伤天害理、见利忘义、目光短浅的这一小部分人,说白了,就是靠依附和寄生来维持生计,故而“难养也”。本人在这里之所以引用孔夫子这句话作为开篇,只是为了诠释这个“养”字,在孔圣人眼里它就是一个“贬义词”。在今天这样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养”字大部分用于:生养、赡养、抚养、圈养、饲养、养懒汉、养宠物等,它最多也是贬义偏中性词而已。古成语曰:养虎为患,恩将仇报”,已经淋漓尽致的将“养”字之贬义表现出来了。“养”者,对于人类来说,顾名思义,就是提供给生活用品(当然也包括精神食粮),如养育、抚养、赡养等等。被赡养和抚养的,自然就是处在一种被动的从属地位,没有主动、自主和决定权。只能服从或者盲从,这就决定了被养者的从属性质和被动地位,其结果可能是老年时期幸福的“享受”,也可能是老来无能为力、倍受歧视欺凌、忍辱含恨的“忍受”,各人的情况都会不尽相同。所以,笔者不敢恭为用“养老”这一个词汇来善待生我、养我、育我、教我、期我、盼我、用一生全部心血和精力无私奉献给我的父母,他们可以“养我”,而我却不敢说“我养父母”,这是大不敬,这更是大不孝。最尊敬的说法应该是:“享老”。就是让天下父母退休后愉悦地享受他们所应该得到的生活,这是做儿女的义务,也是政府和全社会的责任。

“养老”这个词汇,应该来源于中国五千年来“养儿防老”这一传统思想观念。几千年的封建农耕社会,除了入仕途当官,政府生养死葬外,所谓的小民刍狗,除了承担官府委派的沉重的赋税负担外,就只有“自生自灭”了。因此,在无任何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情况下,“养儿防老”自然而然就成了天下老百姓唯一的保障。如果没有子嗣,或者子女忤逆,那真是一个“悲惨的世界”!老年人的命运和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习惯成自然,忠实憨厚的中国农民,除了得到多愁善感的文人骚客:“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之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叹外,几千年来,没有得到任何垂怜。

终于,曙光出现,梦想成真。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通过历届中央政府的不懈努力,全国人民艰苦创业、自立更生、韬光养晦,走和平发展的康庄大道,各行各业日新月异,健康发展,逐渐壮大。从而使全国人民和政府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才形成了今天初现端倪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国家安老”、“社会养老”的责任和义务才能提上议事日程。全国各地“养老院”、“敬老院”、“老年大学”、“老年公寓”等养老社区如雨后春笋般普及开来,这是值得庆幸的。但是,自1955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机关退休办法》、1958年《国务院关于工作、职工退休处理的暂行规定》起,中国的养老体系发展至今,一直处于最初级的“养老”模式,这种模式连最基本的“便利性”和“可任意选择性”都没有,无法满足老年人的根本需求。因此,要改变目前“养老”事业的被动局面,首先,从思想观念就要来一个180度大转折、大改变。所以,何锡瑜先生提出的“享老产业”新概念和所推行“享老主义”,这是一次巨大的产业革命,也是解决因中国人口老龄化所导至的养老瓶颈问题最为理想的办法和方法。

从“养老”到“享老”,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他所倡导的理念、方法、模式、目的和结果截然不同。

“享”,即享受,是全人类所追求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生活的“终极目标”。享受、享福、享有、安享天年、享受待遇、享受生活、享受阳光雨露、享受晚年生活等,从以上词汇上感观及分析,“享”是褒义词,意思是拥有、受用和分享。这是我们一生奋斗的目标,享受我们一生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食粮之成果,这是全中国所有老年人理所当然而应该拥有的权利和福利,心安理得,受之无愧。

一字之差,可改变天下所有老年人的命运。

所以,“养”是圈在地下,“享”是捧在天上。上善若水,从善如流,而真水无香,真善无伪,无伪善美,成就美好生活、营造和谐社会、解决后顾之忧,这就是“养老”和“享老”的本质区别。他将改变天下所有父母亲的命运,唤醒所有做儿女们的良知。使现在我们的父母和未来将做父母的我们,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为老的尊严,推动社会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长足发展。

(二)享老理念是对中国传统孝道文化的进一步深化和完善

“孝”字最早见于殷商甲骨文,上面是个“老”字,下面是个“子”字,“孝”字是一个会意字,上部是一个不全的“老”字,下部是一个“子”字。老字不全说明老人体衰,需要子女撑持,没有子女撑持,老人就要跌倒。古人说“百善孝为先”, 一切善行都是从孝开始做起。孝是人世间一种最高尚、最美好的情感,是人一生中最深刻的亲情,它是人的根、人的本。换言之,“孝”是中国人最根本的东西,没有了“孝”,就丢掉了中国人最传统、最根本的东西。孝的核心意蕴就是善待父母。子女要尽心尽力地赡养父母,尊敬、关爱父母。现在都在讲构建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关键在于一个“和”字,和谐社会通俗理解为人类追求、向往的人心和善、家庭和乐、人际和顺、社会和睦、天下和平这样一种理想的社会。如何实现呢?早在二千五百年前,孔子就跟他的学生讨论过,并给出了答案。这就是著名的《孝经》。《孝经》一开头就说:“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是说人民百姓都能和平安乐、幸福美满,上上下下都没有怨恨不满,能够相安无事,这不就是中央领导人讲的和谐社会吗?曾子回答说∶“学生我不够聪敏,哪里会知道呢?”孔子这么一问,曾子这么一请教,就引出了宇宙的精华,做人的根本孝。孔子说∶“这就是孝道。它是一切道德的根本,是一切教育的源泉。教育孩子、教育学生首先要从孝道教起。孟子曰:‘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古人云:水有源,木有本,父母者,人子之本源也。孝本于天性。一个河流为什么它能够流得长远?因为它有不竭的源头;一棵树为什么能长得高大,能抵挡风雨?因为它有很深的根。我们的父母就是我们为人子的源头和根本,是我们幸福的源泉,是我们成功的根基。孔孟同为中国儒学文化大师,都把孝敬父母放在最大最重要的位置。孔子曾说:“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百姓,不管你是什么身分,你只要是人,就要行孝,因为它是人的根、人的本。没有孝,就没有根本,就没有人类传承。传统的中国社会,是植根于孝道之上的社会,因而“孝道”是中华文明区别于古希腊、罗马和印度文明的重大文化现象之一。

“孝”,其原意为“奉先思孝”。据文献记载,孝大约产生于或大兴于周代,其初始意指尊敬祖宗,报本反始和生儿育女,延续生命。至孔子,孝从其宗教与哲学意义转化为“善事父母”的纯粹伦理意义,从宗族道德转化为家族道德。

《汉书·艺文志》上说:“夫孝,天之经,地之义,民之行也,举大者言,故曰孝经。”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社会上奉为圭皋,人人所应遵守的德操。《孝经》作为儒家经典之一,不仅有它的文学和文化价值,更具备了宣扬孝道、净化心灵的精神和社会价值。

纵观《孝经》十八章和感天动地《二十四孝》案例,悠悠三千年,它虽然践行孝亲的法则与途径、记录了千百年来极至孝敬的楷模。但是,孝文化在其演化进程中,不能不打上时代和阶级的烙印,不能不形成民族性的精华与封建性的糟粕共存的局面。由于时代发展的局限性,《二十四孝》案例和《孝经》虽然感染了历朝历代的孝子贤孙们,可以说是“功在千秋,孝举感人”;但是,无论是虞舜的“孝感动天”和曾参的“齿指心痛”,还是董永的“卖身葬父”和黔娄的“尝粪心忧”等孝行,几千年来仅属于个案而已,根本无法普及到当时的社会各阶层,说白了就是家庭伦理道德让世人学习和传播的榜样而已。几千年的发展历程,形成了孝行和养老是家庭的责任,政府和社会仅仅起到监督的作用,并不承担任何义务。

从西周开始至新中国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孝道文化”一直就是沿袭了三千多年的“养儿防老”模式的家族伦理道德文化,也就是现在通行的“养老文化”。几千年的孝道文化,从精神文明的角度,它的确熏陶了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但是,匮乏的物质文明,又使我们祖先“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丰富的物质文明,就根本谈不上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及体系,国家安老,社会养老以及未来的“人人享老”无疑是画饼充饥。

哪怕是在物质文化生活日渐丰富的当今社会,我们同样受到很多困扰,精神文明的缺失,道德品质的沦陷,“421家庭”模式的到来,人口老龄化程度的提高,生活压力的加大等,使得多少人心灵污染,沉溺在物质欲望中,迷失自我,为了追求感官的享受,以攫取金钱为人生唯一的目标。而为了攫取金钱,可以不择手段,所以欺、诳、诈、骗、偷、抢,以至于绑票勒索等事件,充斥于社会之中。尤有甚者,为了金钱,可以亲族反目,兄弟成仇,骨肉相残,弑父杀母,孝道泯灭。正如老子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贱无有。所以说:孝是为人立身之本,孝是家庭和睦之本,孝是国家安康之本,孝是人类延续之本,孝是一切爱心之本。

的确,突然暴富起来的新中国人,崇洋媚外,物欲横流,急功近利,把祖宗几千年来沉淀和积累起来的“孝道”和做人的基本道德准则都将丢得一干二净,在“啃老”啃得父母仅剩皮包骨的状况下,把自己孤苦伶仃的父母扔在一边,兄弟姐妹为“养不养”争得面红耳赤,反目成仇;“救死扶伤”几千年来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而我们今天却徘徊在“扶不扶”的十字路口,任由“倒地者”的生命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人民缺乏诚信,国德正在消失,良知逐步泯灭,人性不断沦陷,富而不仁的中国其实很穷,穷得六亲不认,穷得见死不救,穷得好心没好报,穷得只剩金钱外一无所有!

因此,欲唤醒我们自身和未来我们子孙的人性良心,善性良知,得从我们自身开始,从我们的父母开始,找回中华民族三千多年来传统的“孝道”和“孝心”;善用今天日益丰厚的物质财富,在政府的倡导和领导下,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让生我们、养我们、育我们的父母充分享受到他(她)们毕生所创造的劳动成果,享受到子女亲情、政府的关怀和全社会的关爱;让他(她)们充分享受生活、享受喜悦、享受阳光、享受雨露的滋润,享受春风般的温暖,这就是“享老主义”和“享老产业”的核心理念,老子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享老主义刚刚萌芽,享老产业刚刚起步,我们:任重而道远!

“享老主义”的社会需求和“享老产业”的发展新概念,是在今天全社会物质文明日渐丰富和精神文明日渐迷茫的情况下,在“中国梦”的感召下,“老有所养”以成为党委、政府以及全社会共同关注的“焦点问题”,所以,中央提出了“仁、义、诚、敬、孝”和“懒、贪、奢、浮、愚”这五礼五耻,就是要唤醒全中国人明理知耻,知恩图报、孝敬父母、精忠报国,人人争做爱国敬业,明理向善之良民。

在此前提下,“享老主义”和“享老产业”的发展理念符合中央提出的“明理知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念。李克强总理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参加黑龙江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说:“很多退休老工人年轻时为共和国发展流过大汗,绝不能让他们年老时再流泪……!”这是共和国总理对于“孝”的最好诠释,这是国家总理这个大人物的大爱的真切表白。如今,是到了找回并继承、发扬中国传统“孝道文化”的时候了,是到了升华“孝道文化”这个传统理念的时候了。从“养”到“享”,就是升华和完善这个理念,虽是一字之差,却完成了对中国几千年来的孝道文化的一个跨越。它标志着享老产业的春天来了,值得我们大家为这一美好的理想和宏伟的目标而共同努力奋斗!

(三)享老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综上所述,享老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是:让生养育爱我们的父母充分享受到:劳动成果、儿女亲情、政府关怀、社会关爱,享受阳光、享受雨露、享受春风、享受喜悦、享受尊严、享受生活。

二、享老产业物质文化内涵与发展趋势

(一)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的研究与开发

所谓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就是为了方便老年人在衣、食、住、行、医、娱、起、居等方面适合老年人享用的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的研究与开发。如居家享老卧室、卫生间、沐浴等便利性相关产品的研究与开发(如恒温循环沐浴雨洒、自动门开启浴池、温软型防滑地砖地毯、多功能触摸式急救药箱等开发出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可广泛运用于小区、社区、景区、敬老院、养老院、老年大学、老年公寓、居家等不同环境业态的享老。研究开发生产销售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是整个“享老产业”的物质文化基础,也使得我们倡导的“享老主义”具有真正的物质文明内涵。定位于“享老”的系列特色产品,将会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形成一个前途无量的朝阳产业。

(二)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模式及培训

“侍老恭亲”,是中国传统孝道文化的基础。“侍”:就是服侍、侍候,“恭”:就是恭敬、顺从。古之圣贤就是遵循孔子《孝经》十八章所倡导的孝道文化来孝敬父母的,这也算是典型的“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享老产业的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模式,也要立足于“人之初,性本善,百善孝为先”的理念,从现代人的“思想、观念”入手,首先用孝、顺、奉、敬、唯、从、善、享等方面的德育培训,唤醒从业者的良知、善性。兼用传统家教、孝规及《二十四孝》古例,结合现代西方文明社会福利保障体系以及其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方法,打造热情温馨、无微不至的亲情态度和关怀备至的工作作风,练就过硬的侍候专业技能,培训出具有高尚情操和专业技能的合格的从业人员以及完善相应配套的职业规范,健全现代管理应有的所有体制,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享老产业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争取得到国务院、民政部、国家老龄委的认可和支持,然后进行试点推广,进一步完善后再全面推广并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

(三)智能化享老专控服务体系软件(产品)开发及应用

智能化享老专控服务体系,主要是指适用于居家享老社区享老和可控范围内的行游享老监控智能化产品的开发以及小区、社区、景区专控服务智能化软件的开发及应用。

如老年人起居(卧室)监控系统,洗澡(卫生)间监控系统,楼道、电梯监控系统,便携带型体征专控探测系统等,这些专控系统在可控范围内与小区、社区、景区以及监护人所配带的可视或感应专控仪器无线遥控相呼应连接,可随时观察到被监护老年人的一切起、居、行、游时的身体状况,如发现问题,快速反应,便于采取急救措施,可解决儿女们或者直系亲属的“后顾之忧”。

(四)“夕阳红”享老文化产业挖掘与展示平台体系的整合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医疗条件的不断改善,全国老年人平均寿命整体形成增长上升之趋势。特别是刚退休的花甲、古稀老年朋友,都有“意犹未尽”的感觉。“闲不住”,有的甚至还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自然而然成了刚离岗退休老年朋友们的通病,往往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才能逐步适应。而60~70岁又是医学上称为最容易出问题的“危险年龄”段,如若过渡不好就很容易出问题。因此,挖掘和激发老年朋友们的再创造能力,发挥他们宝贵的余热和财富,为他们提供丰富多彩的展示平台,使他们有更多相互探讨和学习的机会,共同创造,集体展示,充分体现其自我的价值观,让他们退休后能在没有思想和精神负担的情况下平稳过渡和适应新环境,让他们感觉未被边缘化,让他们感觉到仍然得到世人的认可,使其身心健康,开心快乐,活得有滋有味,乐享晚年。这就是“夕阳红”享老文化产业所追求的目标,也是永不改变的宗旨。

特别是针对一些有艺术修为的老年朋友们,如在书法、绘画、篆刻、诗词、散文、音乐、曲艺、舞蹈、杂技、特技、武术、养身、修心以及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等方面的人士,要充分发挥他(她)们的特长,或为他们成立专门的经纪公司,或为他们广收门徒,或为他们提供丰富多彩的展示平台和更多的展示机会。

艺术这东西,越老越值钱,越古越有价值,关键在于我们怎样去挖掘、保护、经营、管理、推广和传播。有很多好的方式和办法,何锡瑜先生在《享老产业:中国养生养老产业发展新概念》一文中第五章节《文化吸引型享老地产》中已作详细阐述,笔者在这里就不在赘述了。

“夕阳红”享老文化产业的挖掘与整合,应该从小区—社区—街道居委会—区(县)—市—省这样的主线展开,成立专门的享老文化产业机构,进行挖掘、培育、保护、管理,使之形成体系,然后进行整合营销、传播和推广,最后使之形成产业,产生价值,收获利润的良性循环。

(五)享老社区服务模式的探索、实施与推广

享老产业,如果具备了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和智能化享老专控服务体系,就可以在一些大中城市的小区、社区试点进行“享老社区服务模式”的探索、实施与推广。特别是在一些正在开发的居住型房地产项目,如果植入享老产业的“三大体系”,既可增加产品的卖点,又可使“享老社区服务模式”一步到位,开发商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享老社区服务模式的探索,实施与推广,除了享老产业的“三大体系”外,还要得到各省、市、区各级领导以及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要充分与街道居委会、小区物业管理公司、业主委员会等进行通力的合作。还要得到大型的培训机构,如北京东方大学,各地院校等提供礼仪、服务、人性化、智能化、产品使用等方面专业的知识培训,使之形成享老社区“一条龙”的服务模式,进行长期的践行与磨合,使之常态化,方可进行广泛的复制和推广。

三、享老产业链的形成与营销推广

享老产业如果具备了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和智能化享老专控服务体系以及对享老社区服务模式的试点探索实施成功之后,那么,享老产业链即已形成雏形。同时,享老产业链的发展、完善与营销推广,还需要完善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

(一)享老产业知识产权保护

享老产业的建立和发展,必须要依法保护创始人、概念创新者、倡导者何锡瑜先生及其核心团队的知识产权和利益。

1、建议由国务院、民政部和国家老龄委授权何锡瑜先生,成立中国享老产业知识产权保护机构,如:中国享老产业发展文化研究所或(中国享老产业发展文化研究协会)。

2、由中国享老产业发展文化研究所对享老产业的“三大体系”及模式进行科学规划、产品创新、服务培训,并对“三大体系及其服务技能模式”依法制定出享老产业的“国家标准”,然后合法授权进行营销推广。

3、待到时机成熟时,向全国人大申请立法,对享老产业知识产权进行法律保护。

(二)享老产业链的营销推广方法

在中国享老产业发展文化研究所和何锡瑜先生的授权下,享老产业“三大体系”及其“服务模式”可以进行全方位的营销推广、普及,让全中国老年朋友都享受到“享老产业”和“享老主义”所带来的实惠。

享老产业链的形成、完善与营销推广应该采取以下策略,即分阶段的试点探索、以点带面、步步为营、全面发展的策略:

1、以便利性特色产品体系为先锋,注入市场;

2、以人性化专业侍候体系及培训为中军,拓展市场;

3、以智能化享老专控服务体系为驻军,保障市场;

4、以“夕阳红”享老文化产业为补助,激活市场;

5、以享老社区服务模式为基础,主导市场。

(三)享老产业链及智能化服务系统时代来临及畅想

“养”和“享”,一字之差,其结果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环相扣的产业链,也是一次艰巨的产业革命。

享老主义的观念倡导和享老产业的发展,从精神文明的角度看,它使中国几千年传统的“孝道文化”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从此,“孝”不只是家族至亲的义务和责任,而上升为国家和全社会对新型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重新诠释和完善。国强、民富、老安享—是对“中国梦”最好的诠释,这就是享老产业链及其智能化服务时代的来临带给我们未来生活的梦想和希望!

在此,非常感谢良师益友何锡瑜教授、陈慕挺先生和贺登明先生在本文撰写过程中对笔者的指导和支持。

梦无止境,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享老产业!

2015年4月28日

作者:贺江 北京东方大学国际旅游学院客座教授

责任编辑:贺江